网站地图
一比一足球网 > 足球新闻 > 五洲足球 > 正文

降薪交涉不成功,讨要苏亚雷斯奖励金,巴萨或深陷破产程序困境

五洲足球
2020-11-12 23:09
4114人阅读
分享
降薪谈判失败,追讨内马尔奖金,巴萨或陷入破产程序窘境

梅西2020年离开的概率越来越大。

双十一,对于“打职工”是补款日,对于巴萨,确是实实在在的“喝西北风日”。


肺炎疫情袭来,薪酬支出位居全球体育俱乐部居首的巴萨,总算尝到反噬的味道——11月11日降薪交涉再一次未果而终后,当月23日,巴萨或将起动单方强制性降薪。


依据巴萨的方案,降薪力度为30%,也就是接近1.9亿欧元——这一次已不像之前一样只降标准工资,只是全方位降薪。乃至意大利新闻媒体表明,假如不可以进行降薪,不清除在今年年底巴萨进到破产程序。


从富得流油,到欠薪的“失信人员”,蹂躏资产手机游戏、瘋狂过度消费的红蓝军团也许将应对成千上万不能预料的困境。

降薪谈判失败,追讨内马尔奖金,巴萨或陷入破产程序窘境

梅西和马尔基西奥意味着了巴萨的最大工资待遇。

一再降薪?嘲笑


大幅度降薪,针对所有人全是不可以承担之重。殊不知,三月肺炎疫情加重,开工后又空场作赛迄今,门票费、直播、欧冠赛收益骤减的巴萨,迫不得已起动了豪門中更为激进派的降薪对策——70%的“一刀切”,一瞬间开启公愤。


这时巴萨“自黑门”余波未平,巴萨vs皇马惨败,西甲联赛第一已然让给,多种利空消息下,梅西为代表的更衣间巨头,与高层撕破脸,好像只在一下子。


但前所未有的降薪幅度,仍未变成巴萨两派破裂的导火线,反而以足球运动员们“忍气吞声”、且自己掏钱为俱乐部工作员垫款薪水完毕。


表层上,超级巨星们出污泥而不染,共度时艰,其实是70%仅仅看起来很忽悠人的数据罢了:这70%,并不是职工薪酬的七成,只是“肺炎疫情期内固定不动薪水”的七成,计算下来,巴萨足球运动员只少拿了约10%的薪水,降薪幅度和皇家马德里基础类似。


殊不知,今年夏天在球市中卖人获得近一亿欧元的皇家马德里,新赛季降薪力度也上提为20%,且在曼祖基奇为代表的元老续签难题上,自始至终以要不降薪、要不离开的心态冷暴力……


比照皇家马德里,工资额更浮夸的巴萨,补平亏损的难度系数,显而易见。


虽然眼底下战况称得上“梦二”迄今最烂,但巴萨高层早已完美无瑕为比赛分心,越勒越紧的还款套索,让足球队难以吸气:


足球队财务报告显示信息,新赛季亏算将进一步上升为三亿欧元,而2020年将有4亿欧元借款期满,假若巴萨不可以在这个财政年度将薪水成本预算调节1.9亿欧元,俱乐部不但将碰触西甲联赛、欧洲足联财政局公正法令红杠,经营也将难以为继。


而依据意大利新闻媒体表露,11月23日将是彼此对峙的最终道德底线。

降薪谈判失败,追讨内马尔奖金,巴萨或陷入破产程序窘境

深迈要想的德佩一拖再拖不可以买回来。

痛下决心,晚了


急需用钱对于巴萨,一度曾是天方夜谈。估且不说巴萨与NIKE、韩国乐天集团依次签订的非常赞助合同,从17年直到今年,三年時间红蓝军团年年生产制造亿人民币老先生,在篮球明星续签难题上也是大笔一挥、从来不四舍五入。


一度飙升到3.91亿欧元、占足球队营业收入83%的薪水,虽然令见者令人震惊,但巴萨早已习惯寅吃卯粮,足球队的战况和人气值,让高层申请办理低利息贷款时肆无忌惮——终究,如今借的钱,彻底可以用长期的各种收益、比赛奖励金还款,分期免息的好事儿,那么就蚂蚁花呗?


肺炎疫情的灰天鹅,对于足球界的重挫无需多言,少亏当赚的时代,勤俭持家如拜智者走到最后,而巴萨则持续为过度消费付钱:


今年夏天球市上,巴萨一反常态,基本上将全部能折现的足球运动员所有摆上仓储货架,但最后只把维尼修斯和塞梅多售出了好价格;苏牙、比达尔和拉基蒂奇,基本上是出钱就卖,还得贴上一半薪资。


更搞笑的是,先前为马尔基西奥足球转会多支付了近2000万欧元“封口费”的巴萨,竟然为苏牙150万欧元的球员身价,和马德里竞技斤斤计较大半天,确实人穷志短……


被困西甲联赛同盟财政局红杠,巴萨就算富有也不可以花,更何况现如今她们真没有钱。俱乐部为节省成本,煞费苦心——特尔施特根、皮亚尼奇、德容、马尔基西奥等都签定了推迟付款的新合同书,但这一“朝三暮四”的调节,毫无疑问只治标不治本,不标本兼治。


而足球队高层近期的“创造发明”,是向三年前离去巴萨的苏亚雷斯,讨要1000万欧元,由于那时候计算错误了,忠实奖励金给多了……

降薪谈判失败,追讨内马尔奖金,巴萨或陷入破产程序窘境

巴萨现任主席侯选人之一的托尼·弗雷萨表明,梅西务必接纳降薪。

土崩瓦解,快了


本赛季迎战期内,降薪一再被推上巴萨日程表,但铁板一块的足球运动员,让巴萨高层每一次都以自扇耳光收尾。


虽然一早明确提出离开、迄今也未公布2020年趋势,但梅西和巴萨高层中间细微的均衡,自始至终是足球队闲置难题、挑选凑合的前提。


但现如今,巴尔托梅乌早已没有,总统大选要到2020年春季才刚开始,知道仅仅衔接角色的看管现任主席,只有优先选择处理任内一系列繁杂难题,对于将来?等不了。


间距23日职称申报的强制性降薪实行日,只剩余不上2周,现如今巴萨众将士大多数在中国国家队出勤率,高层挑选这时刁难,有很大的打足球运动员“冷不防”之意。


但很显而易见,足球运动员们还可以上诉俱乐部毁约,上告FIFA乃至体育文化诉讼法院,虽然在肺炎疫情大情况下,上告很可能被驳回申诉,或被俱乐部媒体公关交涉,但很显而易见,彼此中间总是更加誓不两立。


而做为巴萨工资条上第一人,梅西自今年夏天闹足球转会迄今,少见地数次站位,不断不买账。但降薪一旦申请强制执行,纵使2020年新现任主席就任,并挽回巴萨大队长,也许也是远水不救近火。


殊不知,以降薪挤走梅西,对于俱乐部是非常大的資源损害和品牌形象坍塌,不上梅西积极明确提出,俱乐部最多只有威逼,不可以用强;更实际的概率,是劝诫斯特罗曼、马尔基西奥、阿尔巴等元老,仿效苏牙,给与一部分赔偿,以较低身家乃至零球员身价离开,进而减少职工薪酬。


但很显而易见,三位拉马西亚元老一旦离开,对于俱乐部的足球教练传统式,也是非常大毁损。特别是在眼底下宛然更衣间传声筒的斯特罗曼,在和高层“刚正脸”上,“皮现任主席”怵过谁?


假如之上两条道路都走堵塞,巴萨等候的,只有是还贷此前胆战心惊的等候,而最累的则是主教练深迈。


放弃日趋振兴的荷兰队,却只有坐视一个个超级巨星因财政局缘故陆续离开,心爱的德佩等又一拖再拖没法及时。依次提携阿劳霍、佩德里等二队小球员,与其说灵活运用新手,倒不如说是因陋就简。


更高的难题取决于,2020年新现任主席及时后,作为“前朝余孽”的他,留伍概率极低,丰特赏给的哈维、拉波尔塔青睐的安切洛蒂,哪一个不比深迈更火爆?


巨亏下,往日曾一次次令高管、足球运动员、足球迷搁置争议、勠力同心的“不止是一家俱乐部”宣传口号,早就不可以起沉疴、疗不治之症,只有令见者徒添感慨万千。

创作者:仰卧撑-杨健

仰卧撑先发澎湃新闻网稿子

相关文章
查看栏目更多内容>>